刚涨完最低工资,新西兰这些人也要涨工资了!涨幅巨大

昨天,新西兰刚涨完最低工资。

这次的调薪,是从之前的16.5纽币/时涨到了17.7纽币,涨幅是1.2纽币,

这个涨幅创下了历史记录,新西兰有20万在职人员都会迎来涨薪。

现在又有新消息传出,最低工资涨完后,9月1日,大家的生活工资也要涨了,要从现在的20.55纽币/时,涨到21.15纽币/时。

可以看到,生活工资的涨幅和最低工资上涨是同步的。

生活工资制定委员会的人Felicia Scherrer说,这对“有道德的雇主”影响尤其巨大。

“不管是大企业比如Westpac,还是中小企业如Seashore Cabaret,或者很多小雇主,总之,那些遵纪守法的人……”

生活工资,英语称The living wage,一般由Living Wage Movement Aotearoa来计算,这个薪资标准意味着能够cover住一个家庭基本的生活支出,比如食物,交通,住房和教育。

工资涨了,听起来是好事,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。

Alana Clarke是因弗卡吉尔的一名清洁工,之前的工资是16.85纽币/小时,刚刚高于法定最低薪。她辛辛苦苦,每周工作60小时,为的是养活自己并照顾已经成年但患病的女儿。她认为,上调最低薪后,每周增加的收入不足以抵消生活成本上涨。

“每周增加的48纽币,对很多人来说还跟不上生活成本上涨速度,估计不会(对改善生活)起到大的作用。”她说,预计涨薪后增加的收入会被上涨的油价和食品价格“吃掉”。

20岁的Waimarie Mana是一名兼职调酒师,每周只工作16个小时,同时兼做另一份短期工作。她希望努力攒钱完成Weltec的商科学业,但刨去房租、各种账单和吃喝外,账户里只剩15纽币。Mana认为,最低工资上涨意味着她的收入会增加,让自己并不这么辛苦。

“如果我只做一份工作,就可以专注于学业,同时工作也可以更加投入。”她说。

目前,新西兰餐饮业有22,800人拿最低工资,是各个行业中最低薪人数最多的。行业组织Hospitality New Zealand全国总裁Jeremy Smith称,上调最低薪后,服务和商品价格也将随之上涨,最终买单的是消费者。

“不少供应商已经宣布涨价,只有这样才能跟得上最低薪上调速度,从咖啡到三明治到酒类饮料都是如此。”Smith说,餐饮业不少企业主为此头疼不已,可能通过其他途径削减成本,“我们可能不得不略微缩减(员工的)工作时长。”

新西兰最大反对党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日前也在接受电视台访谈时表示,新一次的最低时薪上调的“幅度太大,速度太快”。

他表示,政府的确应该每年增加最低工资,但这次一下涨了1.2纽币,会给小企业主增加巨大压力,让他们日子“难熬。”

“这是一种累积效应,对吧? 这就是经济疲软的原因。资本利得税,最低工资上调,取消90天试用期,多重因素施加到劳动力市场,意味着企业主对未来丧失信心,并增加了不确定性。”他说,正确做法应该是通过福利体系补贴低收入家庭,而不是一味上调最低薪。

一些经济学家也表达了担忧。

NZ Initiative的首席经济学家Eric Crampton表示,最低工资上调让低技能工作者的劳动力成本更贵。

Crampton表示,很长时间以来政府对最低工资设定的标准是相当于工资中位数的67%。在国际市场上,这个标准已经非常高了。

比如,在2017年的时候,新西兰当时的最低工资还只相当于工资中位数的60%,在经合组织国家中,比例比这个大的国家是葡萄牙(61%)、法国(62%)、哥斯达黎加(68%)、智利(71%)、土耳其(74%)和哥伦比亚(89%)。

Crampton认为,如果未来最低工资达到新西兰政府的目标——20纽币/时,那就相当于工资中位数的72%。如果放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比,就会发现和新西兰情况差不多的,都是哪些发展得不太好的国家。

“美国联邦的最低工资只相当于工资中位数的34%——当然一些州会比这个比例高,就算加拿大,也只是占到46%而已。”

经济学家表示,随着最低工资和工资中位数相关性的上涨,更多的工作者会受到政策变动带来的影响。很多的雇主也会因此受到影响。

涨工资了,你开心吗?

本文二维码:
分享:
 
 
确认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