呗视为躲避世界末日的理想避难地,美富豪秘运9座地堡至新西兰

据彭博社报导,近几个月来,两座重达150吨的地堡从美国运抵新西兰,并准备埋藏于11英尺深的地下。另据地堡制造商Rising S公司总经理林奇(Gary Lynch)透露,过去两年里,已有7位硅谷企业家从该公司购买了地堡,并埋入新西兰地下。图为德国汉堡的一座地堡。(网络图片)

据国际媒体披露,美国超级富豪将新西兰视为躲避世界末日的理想避难所,截至目前已有9座“末日地堡”从美国德州悄悄运抵新西兰。

据彭博社报导,近几个月来,两座重达150吨的地下堡垒从美国德州的一个仓库,悄无声息地经陆路和海路运抵新西兰,并准备埋藏于11英尺深的地下。

据地堡制造商Rising S公司总经理林奇(Gary Lynch)透露,过去两年里,已有7位硅谷企业家从该公司购买了地堡,并埋入新西兰地下。

他说,一旦出现世界末日的第一个征兆,包括核战争、致命的细菌或是一场针对1%(富人)发动的法国大革命式起义,这些加州富豪们将乘坐私人飞机躲到新西兰避难。


地堡长啥样?埋在哪里?

据报导,这些地堡面积为93平米,可容纳300人左右。其中一个运抵奥克兰后,被安置在北部地区(Northland),另一个抵达惠灵顿后被运往西海岸的一个宁静小镇。

林奇表示,挖掘土地并掩埋普通地堡大约需要两周的时间。这些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,所以当地居民并不知道。一旦安装完毕,过路人就无法知道它在哪里了。

他说:“不会留下任何线索,甚至连门都没有。”

彭博社表示,出于隐私方面的考虑,新西兰海关局(NZ Customs Service)女发言人拒绝证实这些地堡已经抵达新西兰。

另据林奇透露,Rising S公司生产的顶级地堡“The Aristocrat”售价高达1150万美元,还不包括安装费。该地堡拥有不同程度的安全和豪华设施,包括防弹门、射击场、太阳能充电系统、游泳池和保龄球道等,最多可容纳50多人。


新西兰是最佳避难所?

林奇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:“新西兰没有敌人,不会遭受核武器的威胁,也不会成为战争攻击的目标,它是人们的理想避难所。”

彭博社在报导中表示:“这个遥远的岛国,依偎在地球的南部,距澳大利亚海岸2500英里,现有人口480万人,却拥有多达6倍的绵羊。它以天然的美景、便捷的网络、踩单车上班的低调政客以及只有旧金山湾区一半的租金而闻名。”

新西兰前总理凯伊(John Key)在电话采访中说:“如果你是那种说‘当世界末日来临时,我将有另一种计划’的人,那么你会选择最远的位置和最安全的环境。 如果你用谷歌搜索一下,(你会发现)那就等于是新西兰。”

“它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你到达南极前的最后一个巴士站。很多人对我说,如果有一天世界毁灭,他们很想在新西兰拥有一套房产。”


军事分析:新西兰最难被攻克

今年5月,《瑞典日报》发布了全球最难入侵国家评级报告。根据这份报告,新西兰与世隔绝的后勤优势使其很难被外国势力所攻克。

报告中说:“新西兰距最近的澳洲大陆也有2000公里,因此向入侵部队提供武器和必需品几乎不可能”。

该报告根据世界各国的军事实力、地域大小和地形难度等因素,评估了各国的防御能力,并做出上述评价。


豪华地堡不断涌现

新西兰并不是超级富豪们选择躲避世界末日的唯一地点。据《纽约邮报》报导,在美国和欧洲,为度过核冬天(Nuclear Winter)而建造的豪华地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战时的导弹发射井和军事掩体被改造成公寓和地下村,同时配备电影院、游泳池和休闲区。

总部位于加州的地下避难所建造公司Vivos集团在南达科他州开发了Vivos Xpoint大型避难社区。该社区由575个军用掩体组成,预计可容纳5000人。其防弹度假屋价格在2.5万~20.7万美元之间,其地下村包括电影院、教室、花园、诊所、水疗中心和健身房。

与此同时,该集团正在利用德国冷战时期留下的军需存储设施,建造一个“现代诺亚方舟”,其中包括面积为232~465平米的34套房产。该避难所还将包括一个电车网络,居民可乘电车到达地堡的餐厅、咖啡馆、游泳池、电影院和游戏室。

《纽约邮报》表示,有消息称,目前体育明星、对冲基金经理,甚至连比尔·盖茨(Bill Gates)等科技大师都在投资末日地堡。


Vivos执行官:新西兰并非末日地堡最佳地点

Vivos集团首席执行官维奇诺(Robert Vicino)对彭博社表示,实际上新西兰不是末日地堡的最佳地点,因为坠落于太平洋的一颗小行星所引发的海啸,都可能会淹没它的至高点。

据《纽约客》2016年报导,硅谷科技创投公司Y Combinator总裁奥特曼(Sam Altman)计划在流行病发生时,和其密友泰尔一起逃往新西兰。但他现在表示,他当时只是在开玩笑。

他在接受彭博社电话采访时说:“现在整个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如果有任何事情发生,不幸的是,我们都将处于非常糟的状态。我不认为你就能够跑开,设法躲到地球的一个角落里。”


超级富豪纷纷在新西兰投资房产

不管什么原因,新西兰吸引了很多超级富豪的到来,包括老虎基金创始人罗伯森(Julian Robertson)和富达国民金融公司(Fidelity National Financial Inc.)董事长弗利(Bill Foley)。前者在皇后镇拥有一座俯瞰瓦卡蒂普湖(Lake Wakatipu)的豪华别墅,后者在首都惠灵顿北部Wairarapa拥有一座庄园。

好莱坞大导演卡梅隆(James Cameron)除了在珀奴伊湖(Lake Pounui)附近拥有一座豪宅外,还在新西兰购置了十几处地产。全球最大在线支付平台PayPal联合创始人泰尔(Peter Thiel)不仅在Wanaka镇拥有一座占地193公顷、价值1380万元的庞大豪宅,而且还在皇后镇购置了一套配备安全室(safe room)的房产。

不过这位仅在新西兰呆了12天就获得公民身份的亿万富翁,在新西兰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据信这些超级富豪的投资热潮,可能是促使新西兰政府出台海外买家禁令的原因之一。

富豪们可以通过投资移民购买新西兰居住权。新西兰投资移民I类签证(Investor Plus Visa)要求申请人3年内投资1000万纽币(约合670万美元),仅2017财年该签证就吸引了17位美国富豪申请。

据皇后镇房地产公司Sotheby董事总经理哈里斯(Mark Harris)透露,过去2年里,有10多位来自美国西海岸的富豪在当地购买了价值数百万元的豪宅。

本文二维码:
分享:
 
 
确认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