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心佩服!这位华人是新西兰最能连任的市长,眼下快退休了,受到罕见歌颂!

歌颂一位即将离职的新西兰市长的政绩,这类事情在新西兰很罕见,但这次,却出现了。

不管是市长、部长还是总理,在新西兰的语境下都是一个个打工仔,下台就没权,媒体也不会有歌功颂德的冲动。

但这次Meng Foon为什么不同呢?

Gisborne位于新西兰北岛的东北部,论经济发展水平,属于新西兰生产力欠发达地区,农业和旅游资源还不错。

这里成为Meng Foon深耕的地方,从1995年进入Gisborne市议会到2001年成为市长,作为一位华人后裔他已连任六届,在新西兰政坛创造了一个奇迹。

这一定不是巧合。在毛利部落相当集中的Gisborne地区(新西兰毛利人口比例最高的地区),Meng Foon有一些绝活,他不但精通英语和广东话,还是新西兰唯一一名一口流利毛利语的地方长官。

他还对橄榄球、本地毛利音乐非常精通,不但当过Gisborne地区橄榄球联队的主席,甚至出版过本土音乐专辑。这里有段市长用毛利语讲述小时候的生活的短视频:

原来,Meng Foon父母当时在Gisborne的城南开了一个杂货店,家里孩子整天泡在店里。附近的毛利居民来店里买东西,都用毛利语和Meng Foon及他弟弟交谈,就这样,Meng Foon说他“很幸运地”在毛利语方面入了门。

这对他的人生轨迹非常关键。

大一点的时候,受益于他的语言能力,他被选为Gisborne高中haka毛利战舞表演的领队,这是他第一次当“领导”。

当时,有一位毛利族长看这帮高中生表演战舞,看到了Meng Foon在跳就对他说,“嗨小伙子,跳的时候要把眼睛瞪大!”

Meng Foon回他说,“我是中国人。”(眼睛就这么大)

这样,在成长的过程中,Meng Foon认识了当地不少毛利首领。多年以后,后者也接纳了他,认可了他是一位真正懂毛利人想法的华人。当年宣誓就职时,可以看到台下众多毛利族长虎视眈眈:

从2001到2019,前后18年的市长生涯,应该说,时间说明了一切。

这一切,对一个移民的华人家庭来说,既是奇迹,又来源于平常的每一天。

今年59岁的Meng Foon的父母初识在香港,母亲是香港人,父亲是广州人。

他出生的前一年,父母从香港来到新西兰后落脚Gisborne,当时两人两手空空,除了身上穿的衣服,什么家当也没有。

父母原先是务农的,来这里只能先做农艺,落脚新西兰后能想到的就是开蔬果和日杂店,一边种蔬菜,一边卖,慢慢有了一家小店。Meng Foon就出生在店里。

这里亚裔人口少,毛利人口多,亚裔人口3%,毛利人口超过40%,到了高中的时候,好学的Meng Foon发现,他已经比班上很多毛利同学说的毛利语更标准了。

2001年首次当选市长时

高中毕业后,按照这类孩子正常的轨道,Meng Foon的父母要他会到店里帮忙做生意。

于是他回去帮忙,这个时期自己也谈婚论嫁。21岁时和当地另外一位华裔、20岁的Ying结婚。那个时候生意也是最好的时期,他们家里除了原先的蔬果日杂店,又买了2家店,分别是一家酒铺和一家TAB,同时家族还参与了当地商场的建造。

1985年父母退休了,将店完全交给孩子们打理。父母先是去澳洲定居,不习惯就回香港养老了。Meng夫妻俩和弟弟夫妻俩完全照顾起父母经营一辈子的几家店。

这样又过了10年。

在1995年的一天Meng Foon在当地的警察局和熟人聊天时,对方说,“嗨Meng,你知道吗,Owen Pinching退休了,你要不要去试试当市议员,说不定行的。”

当时,空出来的市议会选区是Gisborne的一个偏远农村选区,不过,因为在当地生活多年,加上小店和当地人联系十分广泛,Foon一家人在当地已有了口碑,人脉广泛,他竟轻松下了这个席位,从此进军地方市议会。

Meng Foon说,是他家庭给他一种热爱行动的精神传承,才让他能够连任19年市长。

“从小的教育是,你今天没去地里种菜,你晚上就没饭吃。”

一个鲜为人知的事情是,Meng Foon曾经在现任总理Jacinda Ardern男友Clarke Gayford的父母拥有的果园里打过工,Clarke Gayford的父母说,Meng Foon是他们果园里“摘苹果最快的人”。

就是这样的泥腿子出身,成就了一名做事的市长。

Meng Foon当市长后,把这种行动的作风延续了下去。在他的任上,真正搞定了几件地方上的大事,包括在预算不足的情况下,让Gisborne地区的污水系统的全面更换;也度过了Foreshore and Seabed Act立法时毛利人情绪反弹的那段时光。

现在,Meng Foon已决定要退休离职了,今年的地方选举他将不会参加。

几个月后,他将从市长位置上退下来。

他还将生活在Gisborne地区。他和太太已经造了一个新房子,准备退休生活。

他说,他一直把这儿当成家,而Gisborne人也将他看成一个“(族裔)中性的人”。“我完全没有毛利血统,完全没有英国血统,我是纯正的华人。我觉得我做到了中性,别人也将我看成是(族裔)中性的人。”

现在,一个儿子在Gisborne帮助照顾生意。两个女儿在伦敦生活,第三代已经出生,Meng Foon和太太期待着含饴弄孙。

时至今日,他仍然是一位毛利语的推广者,尽管现在很多年轻毛利人都说不了毛利话,尽管现在谷歌及其他的App,已经可以自动翻译,或者将语音翻译成英文。“能够面对面地交流,才是最有价值的。”

而作为第一代移民的Meng Foon的父母已经很老了,母亲去年离世,父亲现在在香港的养老院里。

“我每次市长宣誓的时候,母亲都会从香港来参加仪式。能看到自己的大儿子这样,让他们感到十分光荣。

"母亲从来没有想过家里会出一个市长,在Gisborne当市长……我想,James Cook库克船长首次登陆Tairāwhiti(毛利语,指新西兰东海岸)的时候,也不会想到,这里会出一个市长是中国人。“

本文二维码:
 
 
 
 
确认回复